艺橙画室 YICHENG Education
新闻详情

一个善良的北方汉子

文章附图

   一个善良的北方汉子:艺橙画室名师于雷


   不知不觉干这行已经这么多年,记得我第一次代课是在10年前的那个秋天,在北京一个比我早五六届的央美学长办的画室,我们宿舍一版画系哥们是从那里考上的,平时在那代课,那天有事去不了,我就去顶替下,当时去的路上我很紧张,酒仙桥二中搞成了酒仙桥一中,后来满头大汗的赶到了那个画室,开始了我的第一次...看着那一张张专注的面孔,不禁感慨到自己自己居然也当了老师.回想自己学画画的经历,那是1992年的秋天,我的母亲将我送到了吉林艺术学院的王杰教授那里,在一间大教室,好多年龄与我相仿的学生,旁边是许许多多望子成龙的家长,当时先学的是简笔画,蜡笔画,之后学了人物速写,可能我的造型感觉就是那时候打下的吧.现在我都觉得自己蛮幸运,在长春这个离京城不算近的城市能遇到王杰老师这个老央美附中毕业的老师.后来间断了两年,95年开始学习素描,可能是太小,理解力跟不上,打形没问题,但不会上调子,我开始坐不住屁股了,没事玩玩老师家里的波斯猫,一只有点阴险又有点二的猫..之后又间断了两年,1997年初一升初二的暑假又重新学习素描,这回是认真的,我也开始尝试观察黑白灰,明暗,体积,似乎小有模样了,但到了初三,文化课压力增大,于是乎,画画再次间断,上了高一,我觉得考中央美院难度太大,于是便将目光锁定在隔省的鲁迅美院.那时的鲁美很有风格,传说的大虚大实之类的让我在高中一大半时间都在忽左忽右,走各种极端和弯路,浪费了不少时间,最后发现还是最基本的才是最重要的,而我发现最吸引我的国内画家画册还是靳尚谊,杨飞云,王少伦这些中央美院的名家们,想想我的启蒙老师,我决定还是...复读去了北京,其实没呆多久,一个人离家在外其实蛮自由的,这边儿哪的人都有,好不热闹,专业上的变化?素描的整体意识更强了,色彩更注意调色上的控制,速写则不要画太油...2004年7月,我如愿以偿.我一路向南,从东北到北京,从北京到杭州,风景在变,但我还是我,只不过在教学上多了一些经验和办法,面对什么样的学生需要如何引导更具有效率,更具有针对性,我觉得面对基础好的学生在教学上可以予以更开放式教学,让其更贴近生活精神领域,当然好的大师画作赏析也必不可少.而面对基础薄弱的学生则需要放低标准,采取更加务实的教学模式,让其先出效果,其实这对他们来说也不容易,因为真正好的效果还是需要一定基础,所以话说回来,还是有耐心的帮助他们打好基础,效果到时自然会好.还有最后就是同行同事的熏陶和帮助,在此表示感谢,一个人的力量的确很有限,大家都需要相互学习和成长.


   于雷老师平时习作


   所带班级优秀学员考入国美后回画室看望恩师.


   当苗儿需要一杯水的时候,绝不送上一桶水;而当需要一桶水的时候,也绝不给予一杯水.适时,适量地给予,这是一个好园丁的技艺.我的老师,这也正是您的教育艺术.——裴多菲(2015届中国传媒状元,中国美美院第11名)